室友的女友!!

妈的!鸡巴萎男又把他那还在念五专的马子带回来睡!今晚又要吵得吱吱叫,想到就不爽!干!

果然,12 点不到就上床睡没一下子就听到那马子哼了一声。以往我们三个室友总是很知趣的自动出去交谊厅看电视,但是我今天才和女友吵了一架,正在不爽中,不想起来。龟德正要出去,看到我都没动静,走到我旁边低头说:喂!走啦!你自己先走。龟德看了我一下,就自己出去了。

或许是我在的关係,床上就安静了好久。但后来萎男还是冻未条,开始对他马子毛手毛脚起来,因为我又听到他马子的娇喘声,其中还参杂几句对话。虽然听不太清楚,但用猜的也知道,他马子大概是说下面有人,不要啦!萎男当然就讲没关係,小声就好之类的。然后就继续 HAPPY。干!为什麽他马子那麽乖,我的三天两头就要和我吵一次!

老实说,我还算是个胆子顶小的人,但是不知那来的勇气,我居然真的爬上鸡巴萎男的床。

我先偷偷探出头看那马子... 真他妈的贱!她居然等不及萎男回来,就两腿夹着毯子,然后抓着两边在那裡前后摩擦,屁股还不停地扭啊扭的,靠!有够马蚤。不过也真难为她了,看到她锁紧眉头,嘴唇还紧闭着不敢发出声音来的模样,我真是... 真是慾火中烧,真想马上把她给上了。

但想不到我一碰到她的脚下面就不争气的射的满裤子都是,我只好蹑手蹑脚地下来,从衣橱裡抓了一件内裤,就要赶紧去厕所,结果才一开门萎男就正好回来。好险!幸好刚才没有做什麽。

进了浴室,就顺便冲个凉,消消火。唉!真是没用... 我握握小弟弟,还软绵绵的哩!想到刚刚那马骚的模样,美色当前,竟失去这大好良机!这样的机会,只怕再也没有了。

洗完后就乾脆坐在交谊厅看电视。龟德不知跑那去了,不在交谊厅,我就自己一个人看。 看到 2 点多,萎男就从房裡跑出来,而且还穿着整整齐齐的。难道他要出去?我的心脏碰的一下。那我不就... 还来不及问,萎男就先说了:待会要是小惠醒来问我去那裡,你就说我去吃东西!我当然说好啦!呵!呵!

望着萎男离去的背影, 我心中一阵狂喜, 真是天赐良机  o  随即转身回房,忽然想起隔室的阿三不是还有 " 印度神油 " 吗? 立刻敲醒阿三借了 " 秘药 ",跑到浴室给  " 小弟弟 " 上了 " 妆 ", 放轻脚步, 舒缓急促的心情, 回到房中锁上了门, 躺在床上, 费尽心思该如何下手......?

 此时,万籁俱寂,只有小惠轻轻的鼾声与我粗重的喘息相呼应着。才刚刚抹了神油,再加上不久才射了一次,这回撑得久是没问题的了。但要是小惠发现是我而大叫起来,那我不就会死得很惨了吗?

小惠在这时候侧了个身,我忽然灵机一动,对了,小龙女!我下床拿了鸡巴萎男的丝巾,那傢伙,认识那麽久,总算是有帮我点忙。我再轻轻地上去萎男的床,小心翼翼地将丝巾贴着小惠的眼睛,在头后面打了个结。这时候我的手早已经抖得不听使唤,心脏也狂跳得好像要蹦了出来。我知道,接下来就是我的表演时间啦!!

妈的! 第一次偷香, 手实在不听使唤, 该抖的时候不抖, 不该抖时偏偏抖个不停, 轻轻作个深呼吸, 将悸动的心缓和下来, 慢慢的拉起那单薄的床单, 哇操! 窗口的月光斜照在床上, 让我看到床单下的小惠一丝不挂, 真够贱! 不过身材还真不错! 雪白的肤色, 浑圆饱满的乳房, 红红如小豆似的乳头, 哇! 让我直吞口水, 更使我心跳加快, 往下一看只见小惠的一隻手轻抚着黑色丛林地带, 两股间闪烁着水样的银光! 浪啼子, 有够淫荡, 这种情景, 更让我安下了心, 不干白不干, 解救水深火热中的姊妹, 何乐而不为  o 轻轻的扳开小惠的双脚, 在那雪白大腿内侧用我不烂之舌慢慢的舔舐着, 只见那小丘淫水潺潺哇! 没想到小惠双手抱住我的头顶着她的小穴, 我靠!( 可能萎男今晚没让她吃饱吧  !) 轻轻的咬住她的小阴蒂, 却感到小惠身上一阵颤慄, 口裡嗯.. 呵..  嗯... 哈的呻吟...该上了吧!

 原来小惠竟然暗恋我很久ㄌ,  刚刚只是装睡而已!! 真是个小浪蹄子, 看着她身上的  T 恤, 那高耸的双峰, 乳尖正不安份的挺起, 看的我真想马上抓它一抓, 当然得先意淫一番!! 再看看那小蛮腰,  扭起来一定很爽, 想到口水就不听使唤直流下来!!! 哇!!!!!!!!!!! 薄纱的小小三角裤似有若无, 涌泉处若隐若现看的我小弟弟如火山一般....... 小惠一翻身就把我压在床上, 骑在上面迫不及待的, 为我吹一曲动人的萧音, 而我也不甘势弱的直取双峰, 吸允着..... 又用手抚摸着涌泉洞......   水就这样的源源不绝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(不行了!)我心中暗想着,再被她搞下去就撑不住了,勐一转身,让她背对着我,双手不客气的把她的膝盖圈住,用力往上一抬,背挺直、腰使劲,让我的阳具使劲挺入,只听到她「嗯」的一声,淫穴已把我的分身紧紧夹住,有如金箍圈,越夹越紧。

这时, 不能客气了, 老汉推车已强力使出, 只听她嗯.....  嗯..... 嗯..... 小声的叫,让我实在很不爽,低声问道:怎麽不大声叫?只听她很费力、痛苦的声音说道:给别人听?你想我男友回来后杀你吗?想想也对,给外人知道这段偷情史可就糟了。二话不说,马力全开,腰如摆钟一般高速的来回振动,淫穴扑吱扑吱的声音配合着我与她大腿相撞的巨响,充斥着整个卧室,而一股浓浓的骚味弥漫在我和她之间.......

「嘿咻,观音坐莲!」

「再来,蚂蚁上树!」

「最后绝技!!!毒... 蛇... 鑽!」

喔喔,我快不行了! 最后, 下半身一阵哆嗦,我再次用力挺进,就一股脑的把精液全都射进了小惠的淫穴中。我累得直接躺在小惠的脚边喘息,躺了一会儿,我就想和小惠聊聊天。

「你早就知道是我囉?」

「你是要躺着等他回来还是要去洗澡?」她冷冷地说。

没想到她会这麽回答,我一时之间就愣住了。本来还以为有过关係之后会变得不一样。她慢条斯理地从抽床头抽出几张面纸,贴着她的小妹妹,然后坐起身来。自顾自地擦拭着下面,彷彿刚刚发生的事完全与她无关。

这种态度真是让我火大, 于是我狠狠甩了这贱人两巴掌, 靠着不知那来的一股蛮力将她推倒在床上. 这时我的鸡巴已涨得有平常两倍大了, 对准小惠的肛门硬生生的插入, 完全不管小惠哭天喊地得求饶, 我就这样叭叽叭叽  (壮声词  )的干了两个小时.